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鹿寨 > 专题专栏 > 纪检监察专栏 > 以案说纪说法


柳州警界风云人物落马!收受“毒头”巨额钱款!

时间: 2019-05-09 16:15:13        来源: 南国今报      字号:[ ]

2011年至2013年,接受涉黑涉恶涉毒团伙组织头目张加爱请托,为其经营活动提供帮助,并收受其巨额钱款……”58日,柳州市纪委监委在新闻发布会上,对柳州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交通警察支队原支队长谢其托的行为进行了定性。

精明过人   业务干将

19867月,20岁的谢其托从广西人民警察学校公安专业毕业,作为优秀毕业生分配到柳州市公安局七科(技侦支队的前身),成为一名民警。

“他业务能力强,聪明能干,能说会道。”一名当时在柳州市公安干校任教的老民警表示,当时,公安干校与七科在一起办公,后来他和谢其托在一个科共事,因工作关系接触较多,对初入警的谢其托有相当的了解。

该民警介绍,

谢其托很快成为七科的业务骨干,在技侦破案方面,有相当的水平,也深得领导赏识,这也为其日后升迁打下了基础。1997年,谢其托升官调到刑侦支队,两人的联系渐渐少了。

客观地讲,他的业务水平还是相当高的。柳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一名与其共事过的领导如此评介谢其托。

即使到了交警部门,他的业务水平也是有目共睹的。柳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一名中层干部说。

过气同仁   人走茶凉

“他精明过人,对于用不上的‘过气’老朋友,基本上是‘人走茶凉’。”提到谢其托,不少以前的老同事或老领导有着相同的说辞。

一名曾与谢其托共事的现任领导介绍,已退居二线的一名老领导原来是谢的顶头上司,曾对谢在业务上的成长有过不少帮助。

有一次,该老领导想请谢其托出来吃饭,谢则以公务在身推辞。随后,两人的一名共同朋友的一通电话,揭穿了谢的谎言,导致该老领导当场与谢翻脸,大骂他忘恩负义

原来,这名共同朋友当时在一个高档KTV包厢,看见谢在潇洒,以为平时与谢形影不离的老领导应该会来,便给老领导打了电话,无意中曝光了谢的行踪。

201811月,在谢其托“出事”前约一周,现已退休、在谢其托从警之初相交甚欢的一名老民警,在一个老同事的微信群里发现,一名已退休的老领导抱怨称,以前对自己尊重有加的谢其托“忘本了”——想见他,打电话总是不接。这位老民警赶紧安慰老领导,“人家位高权重,我们已经退休了,就不要再去打扰他啦”。

神奇复职   车站出事

谢其托的履历显示,

1986年从警,至19997月,用13年时间,从见习民警、科员、副主任科员,到教导员、副科长,一直干到柳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200012月,他突然被打回原形”——降为副主任科员;但200312月,又神奇般地官复原职。

多名知情者透露,

200012月的那次免职,是因为谢其托在经济方面出了问题。但除了被免职,他并没有受到任何追究。后来,在其官复原职的组织程序讨论中,就有领导提出不同的意见,称谢其托不应带官复原职,可惜这个意见没有被采纳。

此后,谢其托一路升迁,2006年任柳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长,2009年任柳江县公安局长,2010年任柳江县副县长、县公安局长,2012年升任柳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交警支队支队长,直至201811事发

201811月中旬的一天,谢其托率交警支队各大队大队长等中层正职10多人,前往湖北和江苏等地考察学习。大约一周后的1124日,他们从江苏乘飞机经广州,乘动车返回柳州。

当天下午5时许,谢其托和众中层抵达柳州。一下动车,中层领导们都有些诧异,因为柳州市纪委监委驻柳州市公安局纪检组长负责人和交警支队政委,不知为何如此隆重,竟一起到站台为谢其托接车。后来才得知,这次是由柳州市监委一委员带领10多名纪委监察人员,专门来谢其托的。

纪委监察人员直接把谢其托从火车站带走调查。一名中层领导说,谢其托被带走后,他们坐在过来接车的客车上,整个车厢鸦雀无声,大家都心中有数——谢其托“出大事了”。

一个月后的1225日,柳州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柳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交警支队支队长谢其托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柳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父亲眼中 他是最值得骄傲的儿子

谢其托“出事”后

其九旬老父一直被瞒着

家人害怕老人受不了打击

 

58日,柳州市有关部门通报柳州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交警支队原支队长、原柳江县公安局局长谢其托充当制毒贩毒团伙保护伞的消息。消息传到其来宾老家时,他的两位哥哥都不敢告诉九旬老父,因为害怕老人受不了这个打击。谢其托是老人的骄傲。

千万不能让父亲知道

8日中午,记者来到来宾市兴宾区三五镇上李村那六屯。这里是谢其托的老家。从18岁去南宁读中专,乃至毕业后工作,直到出事前,他每年回故乡的次数很少。

那六屯共有2000来人,问起谢其托的名字,只有上了年纪的男性村民才懂得。年轻的或从外面嫁来的女性,很少听说这个名字,只知道屯里有人在外面做了蛮大的官;直到最近看到媒体的报道,才开始关注这个人。

谢家共有六兄弟,谢其托排行老五。目前,只有其90多岁的父亲和二哥、四哥住在屯里,大哥和谢其托住在柳州,三哥、小弟在外地。

二哥谢其龙和四哥谢其肯说,自从去年12月弟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留置审查调查后,家人一直对老父亲隐瞒消息。

谢其肯说:千万不能让老人家知道,这会对他的精神打击很大,怕他承受不了。去年下半年,老人开始卧病在床,躺在六兄弟一起出钱在屯里建起的那栋水泥楼房里。谢其肯和谢其龙都建有自己的房子。

五弟一直是父亲的骄傲。谢其龙说,他们六兄弟都是高中毕业生,这在村里是很少有的现象。当年,为了供他们读高中,父母生活过得很苦,家里养了一头母猪,下仔就卖来做学费。后来,大哥去当兵,在部队里把省下来的津贴寄回来给弟弟们读书,他们才读完了高中。

读书很用功 一心跳龙门

在六兄弟中,五弟算是比较聪明且读书很用功的人。在二哥谢其龙的印象中,谢其托小时候身材比较瘦小,干不了太重的农活。因此,他一心想通过读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谢其龙回忆,谢其托在村里读完小学后,就到三五乡去住校读初中,从乡里回到村里,走路都要差不多一个小时,但从来没听他说过苦。

在谢其肯印象中,当年读完初中二年级后,谢其托就报名参加中考,想跳级读高中。但那次中考没通过,他继续读初三,后来考上县城的一所高中。

19847月,谢其托高中毕业,考上中专,就读广西人民警察学校公安专业。两年后,他中专毕业,分配到柳州市公安局。随着职位不断升迁,他成了父亲眼中最引以为傲的儿子。

五弟被抓,我还感到意外

在谢其肯印象中,五弟谢其托虽然越当越大,可自家兄弟并没有得过他的多少好处。

谢其肯告诉记者,不知道是工作忙还是别的缘故,有时他想求五弟帮忙办事,打电话过去总是不接。而且,五弟每年回屯里的次数很少,更不用说给屯里拉援助项目了。那么多年,五弟只在他家建楼房时,给过2000元。

这次五弟因涉嫌收受制毒犯毒团伙的贿赂被抓,我还感到意外。二哥谢其龙说,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五弟是没有什么钱的。由于老父尚在,每年春节,五弟都回来看望一次,不过时间较短,总是很忙碌。

谢其龙之所以说谢其托没有什么钱,是因为五年多前,为了有个归属,六兄弟在屯里建了一栋水泥楼房,钱款都是平均分担。去年国庆前后,父亲因为重病到柳州住院治疗,花了几万元,也是几兄弟平均分担,五弟要是有钱,完全可以多出一点。

谢其龙说,他最后一次见到谢其托,是去年国庆前后父亲在柳州住院期间。两个月后,就传回谢其托被带走协助调查的消息。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页  

关闭窗口